综合

风鬼传说 第436章 鬼胎

2019-10-12 22:17: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鬼传说 第436章 鬼胎

第436章鬼胎

上官秀深深看了洛忍一眼,正色说道:“钰王殿只是受叛军的挟持,与叛军的谋反叛乱,并无直接瓜葛。”

洛忍暗暗苦笑,这只是自欺欺人的说法,这次十六路叛军合围上京,就是钰王发动的,除了钰王,风国也没有谁会有那么大的威望,能指挥得动十六路的叛军。

不过洛忍也能理解上官秀的这种说法,对唐钰,秀哥还是存有很深厚的感情,对旁人秀哥能做到赶尽杀绝,但对唐钰,他不去这样的狠手,现在之所以一再强调唐钰是被叛军挟持,其实就是在为平叛之后,给唐钰的不受牵连铺路。

洛忍猜得没错,上官秀确实早就做出了立场上的抉择,那就是尊崇正统,支持唐凌,对于这一点,贾彩宣发现得要比他早得多。在西京时,上官秀之所以显得犹豫不决,他并非是在犹豫立场的问题,而是在犹豫如何面对唐钰。

说唐钰是被叛军挟持蛊惑,这是他唯一能想到把唐钰从叛乱事件中摘除出去的办法和说词。当然了,这个说法并不足以服众,但只要在平乱之后,他能牢牢掌握住朝堂的话语权,无法服众的说法也会变成事实。

常贯部叛军林勇部叛军,合计二十万的大军,竟然在贞郡和上京的交界处,被贞郡军全歼,而且没有留一个活口,如此残暴又血腥的手段,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包括唐凌在内。最//快//更//新//就//在

这天唐凌正在御书房批阅奏章,有一名女官从外面急匆匆走了进来,福身施礼,说道:“陛!”

“什么事?”唐凌头也没抬地问道。

“刚刚禁卫军前来禀报,说宫外来了一位自称是贞郡军将官的人,要求见陛。”

“哦?”

“来人还说,他带来了城外的紧急军情。”

“来者有几人?”“回禀陛,只有一人。”唐凌沉吟片刻,说道:“带他入宫见朕。”

“是!陛!”女官答应一声,快步走了出去。过了有小半个时辰,女官从外面领进来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人。

他在进入御书房之前已经过严格的搜身,而且还服了特制的散灵丹,纵然是深藏不露的灵武高手,现在也和普通人无异。

他进入御书房后,目不敢斜视,垂着头,端着肩膀,走到龙书案前,屈膝跪地,小声说道:“小人孟海,拜见陛!”

唐凌端坐在龙椅上,目光低垂

,向看去,打量了青年一番,她语气平缓地问道:“你是贞郡军的将官?”

“小人隶属贞郡军斥候营。”贞郡军并无斥候营这个机构,负责情报的机构只有暗旗,孟海隶属于暗旗第十一营,是第十一营的副营尉,主要负责的正是上京一带的情报。

只不过暗旗是贞郡军的秘密机构,不对外公开,他便临时编造一个斥候营出来。

“你说,你有重要的军情向朕禀报?你是私自前来,还是接到上官秀的授意而来?”唐凌慢悠悠地问道。

“小人是接到大人的授意前来。”

“哦?上官秀让你转达什么军情?”

“请陛过目!”孟海急忙从口中内抽出一只小竹筒,双手擎起。一旁的女官走过来,接过他手中的小竹筒,打开,从里面倒出纸卷,闻了又闻,看了又看,确认上面没有涂抹毒药,这才走到龙书案前,毕恭毕敬地转交给唐凌。

唐凌拿起纸卷,展开,定睛一瞧,眼睛不由得为之一亮。由于纸卷的大小有限,里面所写的内容也很少,只聊聊数句话,简明扼要的将贞郡军剿灭常贯和林勇二部,合计二十万叛军的事大致做了说明。

贞郡军子剿灭两路叛军,合计二十万众,而且还处斩了常贯和林勇两名贼首,这简直是这一个多月来,唐凌听过的最激动人心的好消息。她心跳骤然加速,不过表面上她还是不动声色,只轻轻地嗯了一声,问道:“这条消息,是上官秀亲自传来的吗?”

“是的,陛。”

“这里面的内容,是上官秀亲笔所写?”

“回禀陛,看字迹,应出自赵将军的亲笔。”等了一会,没有听到唐凌的回音,孟海忙又解释道:“赵晨将军乃大人最信任的亲信之一,身负要职,既然消息出自于赵晨将军的亲笔,那就一定错不了了。”

“嗯,好,朕知道了。”唐凌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话锋一转,问道:“你在城内,与城外的贞郡军如何联系?”

“回禀陛,靠飞鸽传书。”

“这段时间,你就暂时留在宫中,便于朕与贞郡军的联络,你可愿意?”

“小人谨遵圣命!”孟海向前叩首。

“去吧。”唐凌轻描淡写地挥了手。旁边有女官走上前来,含笑说道:“孟大人,这边请!”

“小人告退!”孟海再次叩首,而后站起身形,躬着身子,一直退到御书房的门外,这才在女官的指引,转身离去。由始至终,他的脑袋都未曾抬起过,更未敢偷看唐凌一眼,偷窥龙颜,属不敬之罪,是要被杀头的。

等孟海离开之后,唐凌忍不住再次把握在手里的纸卷展开,一个字一个字的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而后她如释重负般地长长松了口气。

韩烨的出谋划策,再次起到了奇效,自己旨与上官秀成婚,果垩然把上官秀成功拉拢了过来,也使得四十万的贞郡军终于站到了自己的这一边。而且贞郡军的战力也的确没有让她失望,刚进入上京地界,就全歼了二十万众的叛军,这场一鸣惊人的一战,对于稳固唐凌的皇位太重要了,现在,在唐凌眼中,上京垩城外余的那些叛军,已并不足惧。

在翌日的早朝上,唐凌向满朝的文武公布了这条振奋人心的好消息,而且当即旨,对于贞郡军的忠勇,给予重赏,至于统领贞郡军全歼二十万叛军的上官秀,爵位连升三等,由一等伯,升为一等侯,并赐封号――忠勇侯。

这条消息公布开,等于给风国满朝的文武都吃了一颗定心丸。

以前,贞郡军究竟是站在陛这一边,还是站在叛军那一边,并没有定论,现在终于看到了贞郡军的选择,众人皆意识到,叛军大势已去,陛的皇位,已然巩固了。

这就是以上官秀为首,四十万贞郡军的重要性,可以说对于时局的左右,具有绝对性的作用。贞郡军若是站到叛军那一边,对唐凌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帝位必然不保,贞郡军站到唐凌这一边,则是对叛军最致命的打击,使得叛军全面占优的局势,急转直,陷入到被动和险境当中。

朝堂上。聂震跨步出列,向唐凌插手施礼,震声说道:“陛,既然贞郡军已然选择忠于陛,与叛军势不两立,现在正是我军反击叛军的好机会,末将以为,中垩央军当与贞郡军里应外合,合力夹击叛军,将其一举击溃。”

唐凌安坐在龙椅上,没有立刻接话。站于文臣那边的内史大臣宋晟淡然一笑,迈步出列,说道:“陛,臣以为现在贞郡军意图不明,中垩央军还不宜与贞郡军联手作战。”

聂震皱眉,贞郡军已经剿灭了二十万的叛军,还杀了两路叛军的首领,这还能叫意图不明吗?他正色说道:“宋大人,贞郡军显然是忠于陛的……”

他话没说完,宋晟打断道:“只凭区区一纸传书,就想让我们相信贞郡军真的剿灭了二十万叛军,还杀了常贯和林勇两名叛贼,也太过儿戏了吧,这万一要是贞郡军的圈套,是想引中垩央军出城,怎么办?”

聂震差点气笑了,现在上官秀已是陛的未婚夫,是未来的国公,怎么可能会设计陷害中垩央军,这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他不再理会宋晟,对唐凌拱手道:“陛,当务之急,是赶紧联系贞郡军,与其合力剿灭叛军,免得夜长梦多啊!”

唐凌也不认为贞郡军的传报是假消息,但她也同样不认为现在是中垩央军和贞郡军联手灭敌的好时机。

对于她来说,贞郡军是个很微妙的存在。她要巩固自己的帝位,离不开贞郡军的支持,但是帝位巩固了之后,贞郡军又是她的心腹之患。

上官秀手里掌握的兵权越小,对她就越有利,以后无论她想怎么处置上官秀这个人,都不会再有后顾之忧。

让贞郡军和叛军在上京垩城外两虎相争,而她在上京垩城内作壁上观,这才是对她最为有利的选择。

“嗯,宋大人所言也不是没有道理,聂爱卿,中垩央军与贞郡军里应外合之事,还需从长计议,朕也需要再仔细斟酌,此事今日暂且不议。”唐凌一句话,把聂震的提议挡了回去。

内史府外务司的副使杨明,是内史府的一位老臣,官职是正三品,刚好够上朝议事的。(参与朝议的大臣需在三品以上)

晚上,他正在家中休息,有家丁进来禀报:“老爷,沈公子求见。”

“哦?财神爷又上门了?”杨明眼睛顿是一亮,从床榻上翻身坐起,边穿鞋子边说道:“快快有请。”

这位沈公子名叫沈翔,年近三十的样子,面白如玉,文质彬彬,穿着一身华丽的锦衣,一看就像是个富家公子。

沈翔自称是来上京经商的商人,和杨明早有往来,从杨明那里也买到不少风国朝堂上的情报。

今天他还是奔朝议的情报而来,而且一出手就是一千两的银子,出手可谓是大方至极。

由于不是初次交往,杨明对他也是开诚布公,把今日朝堂上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向沈翔讲述了一遍。

沈翔听完,没有在杨府多耽搁,道谢离去,回到他自己榻的一间毫不起眼的小客栈,他在一张小纸条上写明情况,而后从笼子里抓出一只信鸽,将传书系于信鸽的腿上,放飞出去。

这只信鸽所飞的方向,正是上京和贞郡的交界处,贞郡军暂时驻扎的那里。信鸽的传书准确无误地落到赵晨手中,看过沈翔的传书内容,赵晨眉头紧锁,琢磨片刻,当晚便去向上官秀禀报情况。

三亚治疗男科方法
湛江治疗性病方法
呼伦贝尔治疗男科费用
三亚治疗男科费用
湛江治疗性病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