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决战夜前法国全队必干1件事迷信别说还真管用

2019-04-02 19:50: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1998年法国世界杯,法国队主力中后卫布兰科在每场比赛前都会亲一下门将巴特兹的光头,这样做是为了给球队带来好运,终究法国队历史性的第一次夺得世界杯。说这是迷信也好,说这是一种习惯也罢,不过放眼世界足坛,还真是有很多球员和教练对某种玄学深信不疑。

本届杯赛上,法国队不仅在战绩上媲美98年世界杯,即便在迷信程度上也毫不逊色,他们没有了巴特兹的光头,取而代之的是替补中卫拉米的大胡子,拉米的胡子浓密而且修剪的十分有型,格里兹曼是最早对拉米胡子发生兴趣的球员,在本届世界杯中,他每场比赛前都要摸摸拉米的胡子,随着法国队的表现越来越好,拉米的胡子也成为球队好运的象征,在格里兹曼以后愈来愈多的法国球员纷纭效仿,与阿根廷的淘汰赛前,姆巴佩就摸了拉米的胡子,结果发挥异常出色。现在已经发展到全队的每个人在比赛前都要摸这位32岁中卫的胡子。

除了法国队以外,英格兰球员阿里也有自己迷信的东西。细心的球迷会注意到,阿里的膝盖上总是绑着一圈胶带,实际上这并不是由于他的膝盖有伤,而是如果不绑这圈胶带,阿里相信就会有坏事情发生。本届杯赛首战对阵突尼斯,阿里就没有绑胶带,结果虽然球队获胜,但是自己却受了伤,阿里表示赛前他觉得绑胶带这个事确切有点迷信所以就没绑,这是好多年以来第一次没绑胶带比赛,结果自己就受了伤,因此后面的比赛他都在膝盖上绑上了胶带。

竞技体育的最大特点之一就是未知性,运气也是其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因此绝大多数球员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小迷信,通过某种特别的行动希望能给自己带来好运。C罗和内马尔等很多球员在进入场地时,都会先迈右脚,内马尔还会摸一下草皮并做祷告,C罗乘坐球队大巴时都会坐在最后一排,坐飞机则从来都是坐前排但必须最后一个下机。每个人在乎的细节都不同,但他们坚信这些能给自己带来好运。

这些迷信追根溯源,有的是由于个人的兴趣喜好,有的是由于曾经的经历。比如法国队前主帅多梅内克是星座的狂热发烧友,通过星座的匹配程度来选择法国队的队员,星相不合的皮雷因此几近被弃用,墨西哥队前主帅拉沃尔佩笃信风水,他随身带着一个罗盘,探测身旁的正负能量,据报道他的房间里摆放着一个带有人像的祭坛。巴西老帅扎加洛,第一个作为球员和主教练都拿过世界杯冠军的人,对西方人普遍忌讳的13这个数字有着特别的偏爱,他认为数字13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因此踢球时扎加洛就身穿13号球衣,他的家在整栋楼的第13层,就连婚礼也是在1955年1月13号举行。前西德的进球机器盖德-穆勒,总喜欢穿比实际大小大三号的球鞋比赛,他说这样的脚感是最合适进球的,而他的子弟“小猪”施魏因施泰格,竟然喜欢穿着湿漉漉的球袜和球鞋比赛。

还有人的迷信来自于曾经的美好经历,他们把球场上的出色表现和球场外的某样物品或产生的事情相联结。在英格兰执教超过25年的老帅普利斯总是以一身训练服搭配他万年不变的棒球帽在场边执教,这是源于他95年左右在格林汉姆执教时,就是这样的打扮,结果球队的成绩非常不错,自此以后长达20年的时间里,即使现在的英超主帅大多数都是西装领带,但他还是保持着当年的样子。

前阿根廷国家队主帅比拉尔多更加迷信,他曾一度让国家队球员自行乘坐出租车前往比赛场地,原因是曾有一场比赛阿根廷球队大巴抛锚了,球员们被迫打车去球场比赛,结果那场比赛获得了成功,所以比拉尔多认为两件事有某种必定的联系,更离谱的是他还让球员们在集训期间互换牙膏,缘由是在比拉尔多执教的首场胜利前,他的牙膏用完了并向1名队员借了牙膏,在比拉尔多看来,连一管牙膏也成为了成功与否的关键,但你不能说这样做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他带领的阿根廷队真的在1986年拿到了世界杯冠军。

在各种球场迷信当中,确切有些比较过分。比如曾经的阿根廷门神戈耶切亚,他每次在点球大战前都要小便,在1990年世界杯与南斯拉夫的四分之一决赛的点球大战前,戈耶切亚第一次这么做,“我当时实在憋不住了,没办法只能在场上解决,最后我们赢了。半决赛对意大利又是点球大战,我又一次在场上方便了,我们又赢了。所以之后的每一次点球大战前,我决定都要方便一下。”由于足球比赛规则规定,在比赛半场和终场结束前,场上球员不能离开场地,所以戈耶切亚就在几万名现场观众面前就地解决了。

荷兰传奇球星克鲁伊夫每次走出阿贾克斯的更衣室之前,都要重重拍打一下门将格特-巴尔斯的肚子,进入球场后首先要走到对方的半场,把嚼过的口香糖对方半场的草皮上,1969年的欧冠决赛,克鲁伊夫在打完门将的肚子后,没有去对方半场吐口香糖,当意识到时已太晚了,那场比赛他们1-4输给了AC米兰。而更奇葩的一个版本是克鲁伊夫没有忘记吐口香糖,只是口香糖没被他嚼过。克鲁伊夫也表示这类行动看起来很古怪,但是完成了这一系列流程,有助于他更好的集中在比赛中,做出有利于比赛胜利的决定。

1912年的皇家马德里可不是今天的银河战舰,当时的他们在长达5年的时间里竟然一场未胜,为了结束这样的尴尬,俱乐部决定在球场边种上大蒜,结果在那个赛季他们神奇的获得了国王杯冠军。很多年后拉科鲁尼亚也在主场里亚索球场的场地边种上了大蒜,他们在1992-2010的18个赛季保持对皇马主场不败,在拉科壮盛的那些年里,里亚索球场也一度成为西甲最难攻克的球场之一。之所以选择种大蒜,是由于大蒜在西班牙民间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可以驱除毒气避免灾祸;另一种是大蒜其实是恶魔的眼睛,邪恶的化身,会给人带来坏运气,主队把大蒜种在自己的半场或球门边,目的是为了阻挠对手进球。当年的一些拉科球迷甚至在蒜瓣上涂上蓝白条纹。

纵观世界足坛,这样的球场迷信数不胜数,诺伊尔在赛前必须要摸一下球门门柱,仿佛门柱就是他最好的朋友,英格兰前锋莱因克尔历来不在赛前热身时射正球门,由于他相信如果他热身时射进了,比赛时就射不进了。这些看似有些强迫症的行动其实在球员的心中建立起某种仪式感,就想祈祷一样,球员取得某种心理暗示,可以在比赛中发挥的更好。只要不违反比赛规则,行动也不是太出格,球场上这样的小迷信还是充满了乐趣的。相信在今夜的决赛前,拉米的胡子又要被反反复复的摸来摸去了。

阳痿存在哪些治疗误区
牛皮癣的预防和治疗有哪些
天津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