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我怕死所以做事追求极致图

2019-09-13 05:07: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怕死 所以做事追求极致(图)

  为了防止周遭的人把自己看成工作机器,几乎所有的经理人都开始包装自己的“立体形象”--西装的里层也总得还有点休闲装。不过,固铂轮胎新上任的中国区总经理辜思历是把休闲装的一面穿在外面。

  辜思历对旅游的热爱和了解几近专业。当他为展示厚厚一本旅游资料时,惊叹地问:“Alex(辜思历的英文名),你为什么不去做《Lonely Palent》(世界上最著名的背包客旅行指南系列丛书)?”

  这个新加坡男人展示的是一本类似妹尾河童的游记:一本影集里,每一页除了精选出来的一到两张照片外,还有漫画、短句日记,或者文献资料、历史背景介绍。旅行的最后,是辜思历抄写整齐的一首诗,另外还附了几张希腊的钱币。这样的影集,辜思历说他有八本,现在比较懒了,就不做成册子了,而是PPT,不过形式还是没有改变。

  “基本上,我出行前资料搜集时间、旅行时间和旅行后图文整理时间的比例是3:1:2……好像,我做其他事情的比例也大致如此。”

  “这是个不错的时间比例。”玩笑道。

  辜思历哈哈一笑,像弥勒佛--弯眼、大嘴、圆脸、厚耳。

  管理玩不好是会致命的

  辜思历的上一份工作是海天联公关公司总裁,三年里让公司的业绩翻了三倍,一跃为国内同行前列。而在此之前,他在美资企业里从事管理。

  “看看简历,就可以想象新来的老板该有多可怕”、“我们等着三把火吧”……这是辜思历来到固铂轮胎中国公司前员工对新老板的猜测。

  而辜思历到了公司后,第一天做的第一项工作是让公司里放上了花草,为员工都准备了水果,并且在以后的每个星期都保证有两种水果出现在办公室供员工食用。“这是诚意的表现。我相信人都是互动的,其实我们都是在工作,不是他们来讨好我,那样其实对我的工作进行也没什么好处,”辜思历说,对员工的关心和良好的工作环境营造一直是他拿手的:“前戏是要做够的,但前戏不是表面功夫,更多的还是要通过言行让员工与我不产生很大的距离感,同心同德是工作推行的基础。”

  而在实际操作的时候,辜思历并非如此温婉。在问到他如何让海天联在三年里业绩翻三倍时,他说,其实操作方式很简单--让所有人的成绩量化、并且公开出来。辜思历在海天联做了一张大表,上面标注上每个人的名字、业绩考核标准、当月完成百分比:“还需要我过多说什么吗?我的成绩也在上面,所有人都在上面,我们是一个部队,孰优孰劣,个人处境如何,再明显不过了。用个人职业素养和职业能力说话,这个时候我就不用过多罗唆什么了。”而类似的做法,将在现在的固铂里推行。

  辜思历的上任时间是2007年的12月,他的上司亚太区总经理曹克昌,曾经和他在同一个企业里工作,而在12月辜思历上任前,他是中国区总经理,也就是现在辜思历的职位。“我担心两个问题:第一是你敢不敢去破曹克昌先生的体系;第二是你会不会这么做。毕竟,你们太熟悉了,而他现在是你的顶头上司。”问辜思历。

  辜思历立刻反问:“我为什么要那样做呢?对我和对我的工作有什么好处?如果有,我想我会和曹博士去谈。固铂轮胎,或者说曹博士把我找来,肯定不是希望我来拆台的。”

  说上面话的时候,辜思历和坐在河滩边的四驱车上,而另一辆同行的车陷到淤泥里了,他刚和曹克昌协同司机把车弄出来,现在曹克昌还在处理这个事情。辜思历看了看窗外的曹克昌:“管理是巧劲,但玩不好是致命的,致自己职业生涯的命,也致公司的命。我和曹博士,和固铂轮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会走得很精彩。其实,终究来说,我是个职业经理人,是个搭台的,另外,还要做点增值。公司的资产不是我的资产,我带不走,但我要带给公司很多。”

  与“兄弟”一起做生意

  辜思历很明确地表示,其实他不如公司大部分人了解轮胎行业:“但他们也不如我那么了解为什么要做轮胎,轮胎行业现在的情况是如何的,什么样的城池是固铂即将去攻克的。”当兵后的辜思历为了不让自己默默无闻一辈子,选择了出国求学,他首先在美国学习市场学,然后选择了进修人文学,现在辜思历对营销和市场的信心就来自于那时候的学习。“终究是人去买东西,我不会告诉你固铂有多好,终究一天,我会让消费者自发去购买。”

  为什么?凭什么?

  辜思历有三个客户:经销商、消费者、和员工。而他从不把客户当上帝看,而是当兄弟看:“我是在从内到外地化解自己的阻力,中国有句老话说‘仕为知己而死’。我们都生意都是在追求利益最大化,但是如果仅仅是利益关系,生意是做不长的。”

  在认这些“兄弟”前,辜思历用了很长时间做调查工作,去了解现在的渠道、环境和产品:“我们的经销商不缺钱。他们很多人比我还知道怎么玩、怎么做生意、怎么生活,到了这个时候了,我最需要的是和他们达成共识,给他们更多的职业认同感,更多的尊重和职业快感。固铂轮胎在国外有很长历史了,但在中国刚开始,我还在搭建渠道,如果这个时候我说给经销商多少多少比同行更多的好处,那我肯定是短命的。”

  所以,上任的第一次经销商大会,接机的时候,辜思历安排了专业的按摩师一字排开为刚下飞机的经销商按摩;晚餐,请来了国内顶级的玉石鉴定专家、品酒专家和摄影师根据大家的喜好,分场进行主题晚宴;拓展活动中,让这些十多年没动单车的近百名经销商,按照团队分组,骑着单车,穿行在如画阳朔的山道上。等这些活动都进行完毕了,才开始经销商大会。

  活动时间36小时,经销商会议仅仅12小时,在会后,辜思历还要做一个不定期的培训活动。

  在对待消费者的问题上,辜思历显得不紧不慢,却又胸有成竹。固铂轮胎在全球的封号是“替换轮胎专家”,而替换轮胎这个概念在中国还并不盛行,甚至很多人都还不知道什么是替换轮胎。

  所以,按照常理思考,固铂这个时候需要做的应该是市场的普及,但辜思历却认为,他现在要做的是坚持并且按照节奏进行。

  所谓坚持是“只做替换轮胎,不在市场和利益面前改变。”而“按照节奏”的意思是“我自己有推广和市场的想法,我就慢慢贯彻下去。而市场普及这些‘前戏’,市场会帮我做的。”辜思历说到自己计划时不紧不慢:“我只想说两个事实:一辆汽车,最贵的就是引擎、钢材和轮胎。现在物价和通货膨胀都上扬得那么厉害,引擎和钢材价格都在上涨,汽车价格却在下降,那么成本从哪里压缩?只有最不起眼的轮胎。第二是

  ,轮胎是关乎驾驶者生命的。”而固铂轮胎针对的是中级以上汽车的车主,辜思历相信一部分消费者,是不会将主要精力放在轮胎价格上,而是个人安全上的。

  “替换轮胎的概念很快会被大家接收,这个过程美国用了八年,中国最多三年,中国消费者的消费觉悟和对新事物的接收速度是惊人的。”辜思历这样的推断同样建立在多年的工作实践和资料搜集上:“营销不是一门把所有东西都推销出去的工作,而是一门学会说不的艺术,不专注,连自己消费者和渠道、产品都摸不清楚,还做什么?”

  “不要命的事30岁以前做好了”

  与辜思历的访谈是从聊旅游开始的,辜思历在2007年的10月,用高出旅行社近五倍的价钱,给自己安排了奢侈的巴厘岛游。而早在十多年前,他就通过帮导师完成课题的机会,用打工的钱游历了欧洲。“都是在玩,不同的阶段我都在考察自己的能力,在能力范围内,我就是要玩到极致。”辜思历说。这样的人生观是因为自己是个怕死的人,所以,抓紧时间去工作,去生活,去享受。30岁前,辜思历是一名比较疯狂的背包客,走了很多地方,冒了很多险,还拿了专业潜水证:“现在不了,不要命的事30岁以前都做好了,现在我有老婆,命不是自己的了,找死的事情还是不要做了。”

  在工作、读书和当兵以前,辜思历学习摄影,比较专业地去学习,出去游玩的时候,也会根据景色需要搭配机身和镜头,但是有一台机器是辜思历一直随身携带的--一台十多年前购买的二手“Rollei 35”。“这台机器,36张胶卷,最后冲洗出来发现有一张能用就不错了,但那一张一定是非常地棒。”

  “如果出现了两张特别好的,你不是会高兴坏的?”问辜思历。

  他像孩子一样惊喜地回答:“那当然就是我赚到了,其实事实上,经常会有三四张还是不错的,但是我的心里底线是有一张就不错了--虽然,每张我都尽力拍好。人生也不是百发百中的嘛,但是我用心去做了,上帝总会给我一张做为奖励的。”

  辜思历喜好和朋友分享他的摄影作品,也计划以后和孩子分享:“但我不是炫耀,也不和他说故事,是想让他知道,人有很多种活法,爸爸是这样活过来的,你呢?”

  本文版权为汽车所有,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汽车)及作者。

什么拉拉裤吸水性好薄
小孩发烧流鼻血
夜用长效纸尿裤选哪个好
儿童经常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